体育产业的好机会要来了!(深度好文)

 中国足球

 2021-07-17 08:33:22

       

 8

冬末,足球和自由搏击两项赛事让中国体育再次受到社会和中央体育主管部门的关注。一是12月25日,中国足协在北京召开“2020赛季中国足协职业联赛政策吹风会”。新政的出台,再次让中国足球受到各方质疑和批评;另一次是12月20日,在四川成都某社会资本主办的一场自由搏击比赛中被对手KO的大学生明嘉欣,在20多天后获救,最终遗憾离世。两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背后却折射出同样的问题——近年来备受关注的体育产业改革该如何改变?

五年前,最初强调的是竞技的内涵,属于精英和小众运动。 2014年10月,依托《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46号出台)成为关注焦点。体育界人士兴奋不已,从业者沸腾了,大家都在期待:体育界的好机会来了! 46号文“主要任务”中提到两点:一是“取消对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的审批”,二是“加快体育行业协会与行政机关的脱钩”。推动体育产业改革大方向。

首先,“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的政策已经在各个城市落地。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2016年3月先后发布。 在《关于加快体育产业发展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中,明嘉新办的跆拳道赛事正是取消审批的商业赛事。

“体育行业协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经历了近两年的平静期。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重申要“推进体育协会改革,加快体育资源开放”。当月,时任北京市委副书记的苟仲文随即调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各个个体协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脱钩改革。脱钩后,协会主席主要由知名运动员、教练员和原项目指导中心主任(局级)组成。这三类人员将服务。

最具影响力的协会和活动包括:

2017年2月,篮球运动员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 in June, the famous short track speed skating coach Li Yan was elected as the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Skating Association; fencing star Wang Haibin was elected as the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Fencing Association; 11月,潜水队团队负责人周继红被选为中国游泳协会董事长。

[!--empirenews.page--]

中国举重协会主席周金强、中国射击协会、中国射箭协会主席梁纯、中国体操协会、中国蹦床技术协会主席苗忠义均担任中心主任。

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取消审批后,如何保证此类赛事的专业性和安全性运行?协会与行政解耦后,协会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从明嘉的新事件和足协职业联赛的新政策来看,保障各类赛事特别是商业性和群众性赛事的专业化、安全运行,离不开各级体育行业协会的参与;以及职业联赛的相关政策,应该完全交给职业联赛的参赛主体来制定。

面对当前竞技体育、全民健身、体育产业的“三重任务”,2020年东京奥运会“大考”正在一步步逼近,对于大多数协会来说,完成奥运任务将决定领导的未来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球改革之路,要想保证其他工作的正常开展,是对协会领导水平的极大考验。协会能否不忘初心成为“非营利组织”,真正考虑项目的整体利益很重要!在我看来,协会应该发挥“标准制定者”的作用,做好行业服务,收取应有的费用,而不是为了短期利益,利用协会的资源优势与行业竞争。企业!然而,如今一些个体协会竟然与运动员签约成为“代理人”,真是不可思议!

2020年是体育大年,也是体育产业持续改革的一年!协会作为改革的带头人之一,在漫漫长路中必须有所作为中国足球改革之路,而不是有所作为。 “取消对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的审批”是大势所趋,但各级体育协会要勇于承担责任,通过对团体和从业者的培训和考核,切实把控核心专业环节。出了点问题,整个项目都受损了。对于协会不应该承担的角色和利益,应该慷慨地交给市场。协会的最终目标是做大做强整个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