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的亚冠之路进入8年来的最艰难时刻?

 中国足球

 2021-12-10 06:17:44

       

 0

立即注册,结交更多朋友,享受更多功能,让您轻松享受手机之家!

需要登录才能下载或查看,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一度被称为“亚洲第一联赛”的中超联赛,将能正常举办,让中国球迷汗流浃背。

拖欠水电和伙食,团队人员免费工作,可以获得11人参加比赛,球员自掏腰包路费……这是很多中超球队的现状。

广州恒大曾两次夺得亚冠奖杯,书写了中国足球的历史,上海上港也曾杀入亚冠四强。但如今中国足坛的亚冠之路进入了八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这背后是足球“地产时代”的终结。2010年到2020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从1万亿增长到17万亿,房地产的暖风也吹到了足球上。过去十年,中国足球产业与房地产息息相关。巅峰时期,有16支中超球队。背后有房地产数字。随着房地产行业的低迷,现在的地产主们自己“十锅九盖”,输不起足球。

十年一梦,曾经霸道的地产商,每年数亿资金投入公益性足球俱乐部,确实换来了中国足球的短期巅峰和辉煌。浮华之后,本土生产商的资金支持难以为继,濒临震荡的足球只能另谋出路。房地产,或许只是中国足球的一个过客。

危机蔓延

2013年11月的一个晚上,广州的气温宜人,天河体育场座无虚席,5万名球迷组成了一片红海。广州恒大夺得亚冠的愿望在中国足球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中使用了“广州恒大,亚洲之巅”的标题。距离这个辉煌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八年。

而现在,中国队的亚冠之路进入了八年来最艰难的时刻。近日,亚足联公布了2022年亚足联牌照名单,中国仅有6支球队获得了新赛季的亚足联牌照,而且都是“限制准入”,没有一家获得直接准入。

相比之下,过去5个赛季,每年都有超过10家中超俱乐部获得“直通”牌照。今年,日本54支球队获批,韩国18支球队获批,澳大利亚和印度8支球队也获批。

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怎么了?

“肯定跟现在的经营状况有关系,中超足球俱乐部的母公司大多跟房地产有关,房地产行业不景气,母公司向俱乐部输血受到限制。足球是一个严重依赖母公司输血的行业,停止输血,立即震惊。” 中超某足球俱乐部从业者辛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另一方面,也有疫情的叠加影响。“疫情过后,国内俱乐部出国打球太难了,球票难买,球员也容易感染。比如今年6月,北京国安就派球员参加亚冠联赛,但等了5个月才回来。11月22日,9人回到北京,5个月的逗留期间,费用由俱乐部负责。另外,目前的经营状况还不够好,还有有些球队干脆放弃了。”

本赛季中超赛程的第二阶段也即将开始。此前,外界一直在猜测下届中超联赛将难以如期进行。

于是,12月1日,中超终于公布了第二阶段赛程。距离比赛开始还有11天。大多数团队都在克服困难,组织集会。

“这次的联赛就像是大家的‘自救’,相信最后还是会正常举办的。即使有些俱乐部欠薪、停训,甚至交通费,他们也负担不起,但只要能补11人,现在这个行业确实很困难,所有选手能做的就是把比赛打好。目前比赛区的食宿都是由比赛主办方承担,唯一的钱交的是交通费,花钱参加。” 新博说。

另一家具乐部工作人员黄鹤则认为,俱乐部应该站在维护中超形象和稳定的高度,想方设法克服参赛困难。但是,这将直接影响到联赛的整体品牌形象和比赛的激烈程度。.

国内的球队大部分都没有过往的富足状态。恒大多次使用私人飞机接送球员,让比赛中的球员好好休息。现在这些飞机也被恒大处理掉,以解决燃眉之急。一位业内人士直言:“大部分中超足球俱乐部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财务危机和经营困难。”

早在苏宁出现问题时,危机就开始蔓延。今年2月,江苏足球俱乐部(原江苏苏宁队)发布公告称,所属球队暂停运营,此前曾夺得国内职业联赛男足冠军的江苏队女足,就这样暂时消失了,尴尬。

今年9月,中超八冠王广州队也开始遭遇严重经营困难,向广州市体育局申请托管。据悉,母公司恒大收回了球队账面上的所有运营资金。开始欠工资。

[!--empirenews.page--]

北京国安最近也在与队内高薪球员谈判,希望他们能接受半薪。重庆两江体育因拖欠水电费和食品供应商的款项,已无法支持日常运营,宣布暂停。河北队也因无力支付水电费,做出了停工休假的决定。全体员工共同表示将免费工作。目前,他们正计划以低成本集结11名球员参加中超联赛,相当悲惨。

晋元时代

除了大宗建材、家电等房地产上下游行业,还有一个与房地产息息相关的行业——足球。

1990年代,万达一度将大连足球推向巅峰,联赛55场不败,开创了万达品牌。建业的胡宝森和绿城的宋卫平也成为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初期的投资人。但2000年之后,房地产和足球并没有绑定,万达退出足球,宋卫平怒斥“AB五鼠”事件,地产商的集体“玩”要等十多年了。

2010年,许家印只是靠着香港的“品牌朋友”走出债务危机,成为中国首富。在广州光耀队因假球被勒令退赛的同时,投资方光耀集团宣布退出中国足球。许家印当即决定斥资1亿元买下广州队。钱很快就到了。合同一谈妥,恒大就拨出2000万元清偿欠款。

2010年至2020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从1万亿增至17万亿,房地产迎来又一个爆发黄金期。房地产的暖风也吹进了足球,开启了“金元时代”。

不仅是许家印,其他地产商也几乎同时入局。

2011年,王健林回归,表示将斥资20亿至30亿元,全方位支持中国足球;同年,广州另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富力也接管了一家处于欠费状态的俱乐部,并更名为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将主场迁至广州越秀山。

当时实力不俗的恒大,组建了一支阵容超强的球队。2013年,创造了中国足球的历史新纪录,首次夺得亚冠冠军。“广州恒大”的名字响彻中国足坛。

主帅里皮的强势表现,三大外援埃尔克森、穆里奇、康佳,以及郑智、冯晓婷、高琳、张林鹏、孙翔、赵旭日、黄博文、曾诚等球员的表现依旧记住了。新的。

2014年,绿地队进入上海老牌申花队;2015年,苏宁接手江苏队。此时的16支中超球队,每家母公司或多或少都有地产业务,有的为主业,有的为副业。

近十年来,中国房地产业追求规模经济,增加杠杆,高溢价拿地,高周转,高薪聘请职业经理人。房地产的行为也“感染”了足球。房地产开发商向足球产业投入巨资。每支球队都聘请高薪国际足球运动员和外援。赢得一场比赛可以奖励数百万美元。前国足主帅里皮年薪2300万欧元,在法国足球媒体列出的世界足球教练年薪榜中位列第二。

房地产为中国足球注入了动力,带来了一场期待已久的胜利。广州恒大就是最杰出的代表。三年内两次登上亚洲之巅。天河体育场内的数万人形成了红色的波浪。亚冠决赛当晚,球迷总会唱起粤语歌曲《海阔天空》:“面对冰冷的眼神和嘲笑,我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

中国球迷松了一口气。在中国,足球再次成为一项有吸引力、光荣、有市场的运动。这背后,地产商不知道中了多少“小目标”。

巨额亏损的背后

巨大的损失是足球俱乐部光荣荣誉背后的代价。房地产开发商似乎从来不想在足球界拿回钱。他们在找什么?

“每年亏损,小俱乐部一年亏损200到3亿,像恒大这样一个级别的年亏损接近20亿。” 新博说。另一家中超足球俱乐部的内部人士说:“我们在这里每年花费500-6亿元。”

河南建业董事长胡宝森在2019年的一次活动中提到,他每年在足球投资上损失10亿元:“自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河南建业是唯一一家没有更名或更名的俱乐部。赞助商。我和马云、郭广昌谈过足球,郭广昌靠投资英超狼队赚钱,我们一年亏10亿。”

广州恒大俱乐部2018年财报显示,当年营业收入6亿元,营业成本约24亿元,净亏损18元。2019年财报中,总成本达到29亿,亏损19.4亿。最大的支出花在归化球员身上。埃克森美孚的转会费达到了4052万元,费尔南多的转会费为2830万元,被恒大租借的球员古拉特召回成本为9600万元。

[!--empirenews.page--]

恒大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其母公司恒大的广告费用。最大的大客户还包括恒大的供应商,如三科树涂料、广东联塑、马可波罗陶瓷等。

有的楼主说,烧钱是为了自己的足球情怀,也有的说是为了打广告。许家印曾经说过,在电视上做广告一秒钟要花15万元,一场足球比赛要持续几个小时。不仅投资足球的成本更低,而且宣传效果也更好。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足球注册球员,王健林显得比较老实。2011年万达重返中国足球时,王健林曾发表演讲,解释了他投资足球的三个原因:领导指示、社会需求、情愫。“万达之所以重返足球界,首先是领导层的重要指示,我希望自己能承担起责任,坚决支持中国足球的振兴。”

“足球是政绩中国足球注册球员,是当地的名片。很多地产企业家认为,政府需要这个,地产公司踢足球是为了帮助当地政府买单。” 一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足球可以链接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对于需要频繁与地方政府打交道的房地产企业来说,这比获得品牌效应要重要得多。投资足球后,地产公司依靠足球或体育概念获得土地,避免激烈竞价,把投资足球的钱收回到更隐蔽的地方。

然而,足球产业本身并不能造血。当背后的地产“黄金爸爸”不再富裕时,足球的黄金时代将告一段落。

谁来接

在中国足球27年的职业发展历程中,烟酒、家电、快消品、医药、房地产等行业都曾是支撑者。

“房地产之后,谁来接手足球?目前,俱乐部的股权改革大部分都没有成功。” 辛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认为唯一成功的案例是山东泰山。今年年初,国网山东电力将山东鲁能40%的股权转让给济南文旅,“从一家国企到另一家国企,更有保障”。

大多数俱乐部将股改的希望寄托在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身上。比如重庆队引进了重庆国家级新区两江新区,河南队借机改中性名称,引进郑州和洛阳两地地方政府。“这些俱乐部已经完成了书面改革,但资金还没有完全到位。” 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放眼望去,很难再找到另一个愿意用真金白银支持足球的行业,像过去房地产一样的烧钱“土卡”。

但黄鹤告诉记者,职业足球俱乐部股改是大势所趋,也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规划》的要求。

早在 2015 年 2 月 27 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就提出了“改革和改进足球建设和运行模式”。职业足球俱乐部”。声明称,实施政府、企业和个人多元化投资,鼓励俱乐部地方政府投资足球场馆等资源,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促进俱乐部区域化,鼓励有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名称的去商业化。后来足协的一系列改革都是基于这个计划。

现在足球俱乐部确实到了最艰难的时刻,因为疫情让他们无法踢主客场比赛,甚至门票收入也消失了。“这不是俱乐部无法生存的根本原因,也不是足协的解体‘中性名称’规定。足协的种种限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好事,限制了俱乐部的过度投资和烧钱。” 辛博认为,当今职业足球俱乐部最根本的问题是不能自己生产血液,收入与投资不成正比。

但危机是有机的,中国足球市场依然存在。新博发现,在他所在的城市,打野足球的业余足球爱好者越来越多,足球氛围也越来越浓。职业足球是一时成败的英雄,但对于中国足球产业来说,还需要做更多长远的事情,让更多的中国人喜欢足球,参与到足球中来。足球产业有能力为自己制造血液。

辛博认为,足球从业者必须努力度过这个艰难时期,等待足球产业回归,不再依赖其他行业的输血。

足球投资者轮换的背后,是中国经济的沧桑。房地产曾经拼命抬高足球的资本价格,但毕竟只是中国足球的一个过客。(应受访者要求,新博、黄河为化名)C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