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主管为何纷纷倒下?(图)个人的悲剧

 中国足球

 2021-11-11 06:17:04

       

 1

始于2009年的中国足球席卷赌博的黑色风暴,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和审理,终于迎来了一审的落幕。

昨天,中国足协两名前专职副主席谢亚龙和南勇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中国足球运动员杨一民、张建强、卢军等人受到了法律制裁。

为了不让悲剧重演,在我们震惊和痛惜的同时,我们应该深刻反思中国足球,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只有这样,中国足球才能反弹重生。

为什么足球总监一个接一个倒下?

必须彻底改变现有的政商结合体制,管理不分离

三年前,当南勇正式成为足部管理中心主任时,他对一个祝贺他的熟人说:“也许是件坏事。” 上任之初,他用来形容中国足球的三个词“回归难”、“回归难”、“行动难”,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耳边。

这不是个人悲剧。自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实施以来,足球管理中心五位主任中的谢亚龙、南勇跌入了“中国足球大师”的坑中。这已经不能简单地用个人素质和道德修养来解释了。

十年前,在南勇病重坚持进入前十后,因胃出血病倒。他的努力和奉献,让当时的“师父”颜世铎感动落泪。在他被捕之前,很多业内人士都给了他很好的评价。

2002年,南勇率领中国男足历史上首次以队长身份出现在世界杯上;2004年,他在打破G7俱乐部的“叛乱”中发挥了关键作用;2009年“右转”后,爆破央视直播建兵,与耐克签约赞助中超……

铁腕、敬业、敢于工作,是圈内对南勇的普遍评价。然而,就在几乎成功的时刻,上任时高举“反黑”大旗的“南投”却“逆转”了自己,进了监狱。

中国综艺叶问全部视频_中国vs泰国足球视频_五问中国足球视频

业内人士和专家的普遍共识是,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从诞生之日起就存在体制上的先天缺陷。这不是足球腐败的唯一原因,但却是根本原因。无论是“南投”还是“龙王”,他们虽然是制度的推动者,但也是制度的受害者。中国职业足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怪胎:一个由管理者主导的“伪职业”联赛,强调政治绩效而不是联赛利益,政商合一,不顾管理和行政。足球管理部门“一支球队,几个品牌”的组织方式,长期以来饱受诟病。

成都体育大学教授秦昊提问:谢亚龙和南勇,他们是一家公司的CEO吗?还是政府官员?他们应该服从谁的利益?“中国体育体制的‘双轨制’,必然会导致谢楠这样的官败。”

在两次试训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很多“黑哨”其实都是官哨——包括上一代的上海德比大戏和2009年的中国能源保级闹剧。在顶级足球领袖的支持下,“黑哨”敢于肆无忌惮,才能成为“金哨银哨”。

至于足协的领导,虽然负责并领导着联赛的运作,但他们并不像真正的CEO那样对联赛的兴衰负责。该系统已成为“保护伞”。

秦浩表示,中国体育的“双轨制”导致体育体制没有完全商业化、专业化,而是在做商业化的事情。“这是中国足球的深层次问题。”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坚持“政企分开、政企分开、政社分开、营利分开”的原则。充分发挥市场在体育资源配置中的根本性,消除和防止对体育市场资源的限制和垄断,把“四化”作为包括足球在内的职业体育改革方向联赛。

为什么错过了11年前清门的机会?

打击体育造假不是体育部门可以解决的问题。全社会要形成合力

与2001年底爆发的“黑哨案”相比,只有一名裁判龚建平。

不过,此次被捕的陆俊、周维新、黄俊杰等人,在“黑哨案”发生之时,就已经在传奇裁判的“黑名单”上了,但当年他们却都能够平安脱身。

中国综艺叶问全部视频_五问中国足球视频_中国vs泰国足球视频

2001年12月14日,绿城与广州吉利俱乐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黑揭黑,拉开了轰轰烈烈的打黑序幕。最终,只有写下“自白”并主动说明问题的裁判龚建平被关押,反黑风暴仓促结束。

时任北京国安队总经理的杨祖武评论道:“中国足球错失了一次清门的大好机会。此后,中国足球的假黑赌现象没有得到丝毫压制。 ”

职业足球是金钱的沃土,容易滋生腐败。造假、赌博、黑道是危害世界足坛的三大毒药五问中国足球视频,并非中国联赛的特长。2009年,中国足球掀起了一场赌球横扫的风暴。与此同时,欧洲足坛也爆发了“史上最大的假球案”。为了打击假球,国际足联甚至自掏腰包向国际刑警组织求助,并将在10年内向对方支付巨额1600万欧元。事实证明,打击体育造假不是体育部门可以解决的问题。融入司法、商事、税务管理体系,全社会形成合力。

[!--empirenews.page--]

花钱买足球的人想要什么?

揭开“哈利丰”、国企、地产足球的乱象

在中国足坛,青岛海利丰是一个奇怪而短暂的存在。

海立峰在中国还健在的时候,上半赛季经常是超级大热门,但下半赛季成绩一落千丈。随着司法部门的介入和中国足协的调查,其背后的“谜团”在热销足球的营利性中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短短20年的职业化历程中,中国足球的诸多怪现象,都可以从“国企足球”说起。

新华社对此进行了专题报道和调查。甲级之初,俱乐部基本由各省市职业足球队转型而来。他们大多由公司命名,然后由球队所属的省、市体委系统分配。手术。

为了取得好成绩,一些国有资本在投资足球时,往往不计成本地相互比较,不仅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也让中国足球的发展环境越来越艰难。 .

五问中国足球视频_中国vs泰国足球视频_中国综艺叶问全部视频

俱乐部没有合理的收入分配机制,没有正常的赚钱渠道,成本过度增加,已经成​​为难以克服的趋势。但老板不想赔钱,球员们还想发财,所以只能袖手旁观。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包明晓认为,俱乐部和联赛的财务健康是根本。“当一系列恶性问题出现时,俱乐部正常的财务收入缩水了,必须想方设法维持俱乐部的生存,比如赌博、用分数换钱,这些都无法阻止。”

如今,地产足球已经成为中超的又一道风景线。目前,房地产投资俱乐部已经占到了中超的半壁江山。

中国足球一直是不满的“黑洞”。房地产作为暴利行业,真的愿意花数亿美元“漂流”吗?业内人士指出,房地产企业不会真正亏本。他们对足球的投资主要是为了寻求间接利益。他们除了利用注意力追求广告效果外,还有讨好当地政府、争取政策支持的动机。

浙江省体育局原局长陈佩德表示,现在从投资足球俱乐部的企业来看,无论是国企还是民营企业,都不是特别关心俱乐部本身的盈利能力。他们都希望通过投资足球来扩大企业影响力。这需要球队赢球并取得好成绩。一方面是“不差钱”,另一方面是特别讲究输赢。再加上缺乏必要的监督,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假球和黑哨。

为什么中国足球没有赢家?

联赛赔钱,玩家毁牌,赞助商受损。职业足球是一个综合体。只有每个人都职业化,责任明确,遵守规则,足球才能职业化

12月19日第一批足球腐败案在铁岭开庭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首位出庭的足协官员张建强身上,而几乎同时出庭的李志敏却被忽视了。

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原主席李志敏。1996年,37岁的他在三秦大地上举起了职业足球的大旗。2001赛季,国力创造了中国最受欢迎的“超级白金球市场”。即便如此,俱乐部仍在赔钱。

次年9月,李志敏迷茫时,陕西国立接受了本该降级的四川冠城队50万元的贿赂;两个月后,国力再次接受了上海申花队200万元的收购价。

五问中国足球视频_中国综艺叶问全部视频_中国vs泰国足球视频

这也成为了李志敏不久前站上法庭的原因。

中国职业足球曾经辉煌。

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初,全球最大的体育娱乐营销管理公司IMG以每年120万美元的合同费获得了前五年的前五年发展权,并签订了一份合同。每年增加20%。当时的联赛是绝对的卖方市场,想要赞助的公司不得不排队等候。

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2000年底,为国家队备战世界杯,足协抛出了联赛“2001年升不降,2002年降不升”的诡异计划。与此同时,联赛赛程“减半”。坏消息接踵而至。2002年初,足协宣布甲级联赛的电视转播权由足协制定。由于转播费未与央视协商,前6场联赛没有直播。年底,百事可乐单方面宣布暂停对A的赞助。2003年底合同到期后,IMG也离开了。

此后,前身为足协联赛发展部的福特宝直接接管了中超联赛。结果,西门子在赞助了中超一年后就退役了。次年,中超联赛“赤裸裸”。

更换福特鲍后,中超依旧是换汤不换药。于是,在2006年,它赞助了广受质疑的Love Fox案;2008年,联赛更名为金威啤酒,各俱乐部获得了联赛历史上最少的分红。

[!--empirenews.page--]

对此,江西财经大学副校长、体育产业研究专家易建东形容中国足协“自己做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做”。

联赛成为足协的“提款机”和“招募站”。与此同时,作为联盟主力的球员、球队和裁判也越来越不专业,越来越破牌。联盟的金色字母标志几乎被毁坏。其中,主要有监管不力、主管部门不作为甚至顽固的责任,以及球员素质不高的问题。

易建东说:“很多外国足球俱乐部也亏钱,但在中国没有人赚钱,这很不正常。”

如何为俱乐部和投资者谋利,是中国职业足球亟待解决的问题。

五问中国足球视频_中国综艺叶问全部视频_中国vs泰国足球视频

为什么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踢足球很差?

要转变足球表现观念,着眼长远基础而不是短期效果,认真落实“足球从婴儿开始”,为中国足球的未来铺路

从法律上讲,“南勇”的罪名是贪污,并不是因为国家队表现不好。

但这在很多事情上都是如此,包括足球。赢了,什么都好说,输了,就招来各种指责。近二十年来的职业化,为何国足战绩和排名都没有进退,然后“四全空”?这也是中国足球的又一“罪”。

Farina 是巴西一所大学的体育老师。他来到中国,从中国仅有的200多名五人制足球运动员中挑选人组队。花了 9 个月的时间才将他们带入 2008 年。五人制足球世界杯。成功后,他又对记者重复了一句名言:中国13亿多人口,怎么挑不出11个人玩好?

尽管中国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但据足协最新统计,中国只有1. 10,000名注册球员。其中,12-19岁的年轻人不到7000人。

这是一个简单的比例:日本总人口只有中国的十分之一左右,但有50万儿童在踢足球,是中国的近百倍;而总人口只有8000万的德国,却拥有超过8000万家各级足球俱乐部。惊人的670万是中国的600倍。

专家普遍认为,在足球等集体球类比赛中,人才培养体系必须符合金字塔形规律,不可能像空中楼阁那样取得成功。换句话说,如果中国足球的人口能够与乒乓球和羽毛球的人口相匹敌,那么水平必然会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中国足球的管理者不可能不知道,根基已被打破,但在“唯成就论”的影响下,中国足球从思想到行动都陷入了急功近利的境地。因此,所有优质的足球资源都集中在国家队身上,作为未来足球的青年群体,国家队实际上被忽视了。足球从婴儿开始,喊了很多年,但口号太多,动作很少。

一方面,魅力四射的欧锦赛如火如荼地进行,另一方面则是听着司法判决的憔悴的谢亚龙和南勇。这让人感叹!这场司法审判无异于黑暗中的黎明。面对这曙光,只要我们努力五问中国足球视频,终将迎来天穹和一轮日出。

据新华社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