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体球迷组织 工体60年的记忆:工体保护性改造复建一年(图)

 球迷互动

 2021-11-26 08:25:54

       

 1

拥有60年历史的北京工人体育场(简称“工人体育场”)始于1959年的一场足球比赛,终于在2019年以一场足球比赛告终,2021年8月,谜底再次揭开。

无论是“圣工体”的称号,还是“北京最后的四合院”,工人体育场都不仅仅是一座体育场,其意义已经超越了建筑本身。工体承载着北京这座城市60年的记忆。伴随着三代人的成长,这里是北京球迷的精神家园。

2020年8月,建设主体防护改造改造工程开工建设。今年8月,项目实现“正负零”,开始进入地上结构施工阶段。未来建筑体的面纱正在慢慢揭开。

而太多关心工人体育场的人都想知道工人体育场为什么会暂时离场?背后是怎样的无奈?归来后,又会以怎样的面貌,传承这座城市60年的记忆?

施工体保护性改造施工一年后,工程进度实现“正负零”,地上结构工程开工建设。图为今年8月下旬的项目现场。

“工人体育场大门没关之前,每天都有人在打卡”

“去年8月,在工人体育场大门关闭之前,每天都有人在检查,锻炼的人也很多。” 负责项目建设的北京建工集团项目经理李欣说。

自2020年8月5日开工建设以来,该建筑已开始进行保护性改造和改造。工人体育场前的标志,“男女工人”雕像也被保护性地移动了。为此,北京国安俱乐部也暂时离开了主场。

当时的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技术部负责人魏克星正在苏州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闭门训练。他说,毕竟他是暂时离开,俱乐部的很多同事都在和工体告别,会拍照留念。但是,我们有很多老工人的照片。

魏克星与宫体有着不解之缘。他从小就跟着父亲看工人运动会的比赛。少年时被选入工人体育场业余体校。此后,他从北京青年队一直效力于北京队,直到加盟北京国安队。“大约在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参加了工体的比赛。当时我喜欢地毯般的草坪,想在上面打滚。当时看台还是水泥,钉了三块木板到它。” 在我眼里,当年的工人身体正值壮年。

1959年8月31日,作为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献礼工程,迎接第一届全运会,建设队在北京东郊的一个大芦苇坑上落成。也是当时我国最大的综合体育场,占地35公顷,建筑面积8万多平方米。成为当时的“北京十大建筑”之一。

60年来,工体承载着北京这座城市的记忆。经过三代人的成长,这里已成为千人的体育圣地。先后承办了全运会、亚运会、大运会、奥运会等国内外大型专业综合性体育赛事。,见证了中国体育从弱到强的诸多亮点和历史节点。

在北京,没有门牌号的单位很少,工体就是其中之一,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受欢迎程度。即使在不乏鸟巢、水立方等现代化体育场馆的今天北京,也没有任何场地可以取代工体在北京人心目中的地位。

正荣60年,始于足球,终于足球

工人与足球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说,老公体从1959年的足球比赛开始,到2019年的足球比赛结束。回想1959年9月4日,该场地建成后第一次使用。当天连续举行了两场足球比赛。60年后的2019年12月1日,工人体育场中圈的草坪被修剪成了“北京”二字。北京国安与山东鲁能的比赛成为老工人体育场的最后告别。

工人体育场也是北京足球的主要载体。1996年,工体正式成为北京国安的主场。对于北京国安球迷来说,这里是一处圣地,被称为“圣工体”。每次比赛开始,他们都要大喊:“这是哪里?北京!”

在魏克星看来,“在工人体育场,主场气氛更为突出,我们打比赛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快乐。其他球队的球员来到工人体育场会觉得有些尴尬。”去玩。” 在主场,北京国安球迷给对手的压力甚至比场上球员还要大。

曾几何时,许多国安球迷称工体为“北京最后的院落”。魏克星认为,工体为喜欢国安精神的北京人提供了一个聚集地。其实比赛不是输赢,而是发挥那种能量,“就是那种不惧强者,与对手厮杀,谁爱谁的能量。” 或许这也是球迷们对这项运动怀念的原因。

[!--empirenews.page--]

老工人离职的背后是大量专家论证

60年来,从“芦苇坑上的奇迹”到“神圣的工体”,工体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建筑本身。工体已经是北京球迷心中的精神象征。不过,去年工人体育场开始改建、改建,经过大量专家论证,这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工体球迷组织_辽宁宏运球迷组织_工体客队球迷庆祝图片

据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工体改建工程总设计长杜松介绍,工体建于1958年,1959年竣工。经历了1990年亚运会和2001年大运会。、2008年奥运会、2010年功能设施调整四大改造过程,涉及结构加固、抗震加固、设施改造等。1958年设计的建筑主体主体结构设计使用寿命为50年。到2008年,真正达到了原设计寿命。

“为了2008年奥运会,我们采取了很多技术措施来加强主体结构,并确定了12年的连续使用寿命。2020年,建筑体将再次达到使用寿命。早在2018年, ” 朱雀说。

国安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清楚地记得,2019年12月1日,老工人的最后一场告别赛是北京国安与山东鲁能的比赛。当场上欢呼声响起时,后座已经在颤抖。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这件事汗流浃背。

老职工体体加快防护改造重建的另一个契机是承办2023年亚洲杯的开幕式、闭幕式和总决赛。满足亚洲杯足球赛的功能要求和施工标准,是施工体改造后最基本的诉求之一。而且,亚洲杯只是做工的开始。未来将具备举办世界杯半决赛和世俱杯的条件。主体结构前有安全隐患,后有各项重大足球比赛任务。六十年工人会怎样?成为工人必须面对的问题。

据杜松介绍,去年3月工体球迷组织,相关机构组织了专家论证会,包括文物专家、建筑专家、规划专家、体育专业人士等,从建筑保护、结构安全、设计思路、技术措施、游戏观影体验,配套设施。设施等就工人身体的重建进行了全面的讨论。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安全问题应该放在首位。

北京建工集团项目经理李欣作为建设单位代表也参加了论证会。他说:“当时的讨论主要是在重建和加固恢复之间。”

“从零开始”,将现代功能与传统风格有机结合

在去年的论证阶段,有专家提出要留下工人身体的外壳,因为有一种方法可以通过“保留表皮和更换它”来保护建筑物。不过,工体作为综合性体育场,并不具备将其改造成职业足球场的要求。

Juniper进一步表示,该建筑的建筑空间尺度、功能布局、平面形态与职业足球场的要求有着根本的不同。无论是从立碗、观看距离、观看角度、观众与草坪观看距离的关系,还是从国际大型职业足球比赛的组织、运营、转播的软硬件要求,或者从足球文化和球迷的融合来看,从比赛的体验和需求来看,工体已经无法满足亚洲杯的要求,更谈不上国际一流的职业足球场标准。

此外,“经过多年的城市发展,工业大厦周边环境逐渐被各种餐饮娱乐场所所占据,空间狭窄,人流混乱,观看比赛质量低下。” 杜松说。

辽宁宏运球迷组织_工体球迷组织_工体客队球迷庆祝图片

据悉,在多年的长期经营中,工体除了球赛和演唱会之外,还被称为夜总会和酒吧的聚集地,周围散布着酒吧和夜总会。

最终,在各种议论下,制定了工人身体保护性改造和重建计划。目前,产业体育改建工程在北京市“十四五”重点文体项目中名列前茅。一期总规划建筑面积38.50000平方米,计划投资超过60亿元。

“因为结构的使用寿命到了,2020年8月,老建筑的拆除速度超乎想象,一个多星期就把场地平整了。叉车上去后不久,主体结构就倒塌了“可以看出,这座建筑已经没有装备加固条件了。” 中和工体副总经理、设计负责人米宁说。

2020年底,中和集团联合北京建工集团、中体集团,中标产业体育改造重建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并负责该项目的建设。 3年建设及项目服务期投资建设+40年运营期及运营。

改建修复工程的设计施工单位仍是1958年初建时的联合体: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和北京建工集团。

[!--empirenews.page--]

2010年3月27日,中超联赛开幕式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歌曲《从头开始》预示着中超联赛期待在反赌风暴中重生。今天的工体也将“白手起家”,这一次将回到1959年初建的时代。但在Juniper看来,建设团队的未来是将现代足球的功能和规模有机结合起来具有传统建筑风格的领域。

传承城市60年记忆工体球迷组织,致敬历史传统

工人身体防护改造改造工程的设计定位为“传统外观,现代场地”。图为项目效果图。

“传统的外观,现代的场馆!在政府批复的工体保护性改造改造项目中,有这么一个非常明确的8个字,这也是改造改造的设计定位。” 米宁说,工体是为了这座城市,它留下了60年的宝贵记忆,必须设计来保留这座城市的精神财富。

“传统面貌”是指城市的规划、建筑、记忆在人们心中不变。这是对历史和传统的致敬。很多参与建筑体保护性改造改造工程的人都是这样理解“传统外观”的。

此外,在米宁看来,在保留工体原有建筑风格的同时,也是工体文化的传承。

“工体的历史和位置决定了它的建筑形式和风格,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 杜松说,工体传统风貌的保存涉及规划和主体建筑两个层面。

在规划层面,将按照工人体育场原有的城市风貌进行修复,恢复其群众体育文化生活空间的定位,再现稀疏的城市空间形态。工人体育场地上几乎只有单体建筑,还有世界一流的城市公园、湖区和环保健身跑道,一如1959年建成。

在主体建筑层面,据君军介绍,工作体将保持“三不变”:主体椭圆形基本不变,立面形式和比例基本不变。

经过改建重建,建筑群恢复了庄严典雅的建筑风格,继承了首都的历史文化风貌,保存了北京十大建筑的城市记忆。新京报记者获悉,产业体防护改造改造工程是多部门超协作的重大工程。投资人、设计师、建设者、经营者,无不小心翼翼,用情怀和责任铸就。不愧是工体的历史丰碑。

中和集团副总裁、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董事吴宁表示,工业体育馆改造改造后,将继续作为国安队的主场,成为专业场馆稳定运营的基础。 . 新工体不仅仅是一个职业足球场。它还具有承载历史记忆、城市消费引擎和社区情感的链接价值。未来,工体将依托现代体育文化,成为北京新的“文体名片、城市地标、活力中心”。

据悉,开工一年后,建设主体当前保护改造改造工程主体结构已完成“正负零”,地上结构施工阶段正在进行中,计划于2022年12月8日竣工。

该项目竣工之时,恰逢国安俱乐部成立30周年。未来,工体的回归,不仅将延续这座城市的记忆,也将延续足球给人们带来的快乐。

新京报记者袁修丽 图片来源 受访者供图

杨娟娟主编赵琳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