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体球迷组织 2015.05.03父母“战斗”过的看台还有那些陪伴他走过人生最后的旅程

 球迷互动

 2021-11-26 06:18:18

       

 0

感人的一幕!国安小球迷雨夜离去,万名职工告别2015.05.03 22:21:27 京华时报

孙浩然设计的门旗。

孙浩然设计的门旗。

孙浩然设计的门旗。

父亲手举儿子的照片,御林军球迷齐呼孙浩然。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父亲手举儿子的照片,御林军球迷齐呼孙浩然。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父亲举起儿子的照片,榆林军的粉丝纷纷赶到孙浩然身边。京华时报记者赵思恒摄

疾病、截肢、加入粉丝组织、死亡、埋葬,对于熟悉浩然的人来说,都来的如此之快。他,17岁,北京国安榆林军(球迷组织)成员。4月29日凌晨3时许,在与病魔抗争14个月后,浩然永远离开了深爱他的看台、他“战斗过”的看台,以及陪伴他走过最后一程的粉丝兄弟。他的生命。. 在浩然最后的日子里,榆林军的兄弟姐妹们千方百计满足他“回去看比赛”的心愿……5月1日晚,国安主场比赛开始前,浩然的父母拍下了他们儿子的照片,上面有儿子设计的大灰狼门旗,

□现场

迟来的祝福

(“让浩然听到我们的声音!我们的战友是孙浩然,我们要和他一战!”不一会儿,歌声响彻工人全身。)

昨晚7点30分,工体比赛开始前,国安队对小球迷们的祝福还在天上飘荡,而此时,肖昊然已经听不见了。

“你好,浩然,我是邵佳一,祝你早日康复,等你好起来,我们一起看比赛,期待与你并肩作战!” 主(马季奇),祝你早日康复。等你身体好了,就来我们的球场,我(为你)准备好你的比赛服!”

永昌球迷震撼工体视频_工体球迷组织_工体球迷组织分布

“浩然,好久不见,希望你听爸妈的话,早睡早起,好好吃饭,有空就来我们家,给你做好吃的,加油!” “浩然,期待与你的战斗,我们见证国安的一切,加油!” “浩然,我绝对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照顾好它,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浩然,加油!”

昨晚,北京下了大雨,老天爷似乎被浩然和足球的友情感动了。昨天下午,这段深情祝福视频发布在@足球故事电台官方微博上,立即被大量网友转发。

昨晚7时许,浩然的父母拿着儿子的照片,身着儿子收藏的球衣,带着浩然自己设计的啦啦门旗,走进运动场,来到了名为“位置”的榆林军迷。站立。兄弟俩把刚刚失去心爱儿子的新人抱在了一起,用拥抱和握手表达了最诚挚的哀悼。

比赛开始前,御林军的现场指挥带领全体队员高唱“兄弟们,在北看台筑起防线”、“让浩然听到我们的声音!我们的战友是孙浩然,我们要和他一战!” 刹那间,歌声响彻了工人的全身。

“多谢榆林军兄弟们,昊然在天上见。” 浩然的父母站在儿子打架的“阵地”上,向兄弟们鞠躬,“浩然永远和大家在一起,我们会用大家代替他打架”,此时,夫妻俩眼中含着泪水.

比赛开始前三分钟,在榆林军球迷的方阵前,只有浩然的灰狼门旗随风飘扬。全体成员左手带着绿丝带的手指指向天空,哀悼浩然三分钟。当晚,国安队进球后,榆林军全体队员停止庆祝,向天上举手安慰浩然。

□疾病

14个月的奋斗

(右臂被截断了一半,浩然并没有陷入抑郁,而是更加积极地追随国安的脚步,甚至在化疗后飞到广州为国安加油助威。)

从 2014 年 2 月确诊到去世,这个 17 岁的男孩与疾病抗争了 14 个月。他接受了6次化疗和3次手术。期间,浩然8次坚持到场为国安加油助威,其中包括广州和重庆的两场客场比赛。

两年前,读初中的浩然在学校打篮球时被右肘击中。对于这个小小的意外,包括浩然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在意。然而,2014年2月,浩然受伤的肘部出现了一个硬币大小的肿块,开始隐隐感到不适。医院检查的结果震惊了所有人,这个肿块竟然是骨癌的焦点。

2014年3月,浩然开始接受全身治疗。他从小就是国安球迷。他并没有因为化疗的痛苦而削弱对足球的热爱。他仍然坚持通过网络联系粉丝组织,只要有时间就会和粉丝在线。聊天和看球。

工体球迷组织_永昌球迷震撼工体视频_工体球迷组织分布

然而,无情的癌细胞并没有怜悯这个爱球的孩子。去年5月,医生告诉父亲,按照孩子现在的情况,截肢是必然的。家人现在都接受不了这个消息,更别说告诉浩然真相了。

手术后,浩然的右臂被砍成两半。与大多数人的预期不同,浩然并没有陷入低谷,而是展现出更高的斗志和获胜的信心,更加积极地追随国安的脚步。在父母的支持下,他甚至在刚结束化疗就飞到广州为国安加油,并于今年1月加入榆林军迷组织。

[!--empirenews.page--]

正当浩然享受着与志同道合的人并肩作战的喜悦之际,今年3月下旬厄运再次降临,癌细胞的扩散将这个热情的少年推倒在病床上。而此时,浩然的身边,正站着一群御林军的兄弟姐妹。想了想,大家决定帮浩然实现一个心愿——然后去工体看球。

为了尽快实现这个想法,粉丝组织负责人向与粉丝组织关系密切的北京市文明办求助。在安排专人协调带浩然看球的计划的同时,文明办还派出摄制组在病床上为浩然拍摄祝福视频,鼓励他战胜病魔。在大屏幕上播放。

然而,疾病发展的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就在准备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浩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满足去现场最基本的要求了。众人慎重考虑后工体球迷组织,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

4月29日凌晨5时许,浩然离开,离开了父母深爱他的看台,离开了他“打架”过的看台,还有陪伴他走过人生最后一程的粉丝兄弟。现场看球的欲望,以及只看过片段的祝福VCR,都变成了一种遗憾。

□历史

1加入御林军

(“他说,兄弟,你能帮我升国旗吗?然后他向左移动,告诉我他只有一只手。”)

丰台一小区的11楼,这是浩然的家,虽然他只在这栋新装修的房子里住了10天。

进入浩然的房间,床底下的衣橱里,地上挂着20多件国安队队服和榆林军球迷的队服。机柜下层有10多条风扇围巾。“加入御林军,是浩然最大的心愿。” 浩然的父亲说,孩子之所以加入御林军,纯属偶然。

2014年10月,刚刚完成6次化疗的浩然与父母一起前往广州为国安客场加油助威。浩然在观看比赛的过程中发现,他关注已久的国安榆林军啦啦队也出现在了比赛现场。

榆林军队员李硕(化名)回忆说,在广州比赛中,一个大男孩来到榆林军看台区。“他说,兄弟,你能不能帮我打旗子?我当时觉得很奇怪。我拿旗子做什么?然后他向左移动,告诉我他只有一只手。我真的是我看到的时候很感动。”

回程的航班上,或许是上天安排,浩然一家遇到了几名榆林军啦啦队队员,“因为当时换了位子,浩然和几个榆林军迷坐在一起,和他一起坐了下来。 “最近的粉丝还是医生,说明他一直在照顾浩然。”

浩然的父亲说,在他生病之前,儿子就有加入榆林军的意愿。原因是浩然觉得榆林军所倡导的精神对他来说很是气质,却又不知道如何加入。飞机上,浩然表达了加入御林军的愿望。粉丝组织负责人李硕表示,在飞机上遇到肖昊然后,“于林俊”的成员们都被他感动了,推荐他加入团队。观众需要站起来使用一些设备。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能力。”

“一只手臂,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战斗。”黎朔回忆道。正是因为浩然的话,才打消了大家的顾虑。“当时,我们就决定,无论如何,今年一定要让他加入球队。”

2 兄弟姐妹的陪伴

(为了鼓励浩然,榆林军的几个亲近他的球迷,一有空就会到他家看望他,和他一起看球。)

很快,浩然身边就有了一大群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他也成为了这些大兄弟姐妹们关心的对象。

入队两个月以来,几位与何浩然关系密切的粉丝一有空就带着浩然出去玩,粉丝们也有活动要给他打电话。

然而浩然病情的发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3月8日,浩然一家跟随榆林军“远征”重庆。回来后,浩然接受了身体检查。结果让每个人都感到不安。肿瘤的扩散甚至超出了医生的预期。得知消息后,这位粉丝朋友回忆说:“当时我很难过,觉得很震惊,就像我的亲戚生病了一样。”

3月17日,国安主场迎战浦和,浩然来到现场,这是他最后一次观看比赛。3月底,浩然的身体状况出现恶化,肿瘤的快速扩散使他无法正常站立和行走。病床上的浩然只能通过电视转播和球迷的口述来了解国安队最近的情况。“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病情)会这么严重。从那以后,我自己心情都不好了,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就缺席了——做事很用心,想知道他每天过得怎么样。”

[!--empirenews.page--]

为了鼓励浩然,榆林军的几名亲近他的球迷,一有空就会到他家看望他,和他一起看比赛。

浩然的父亲说:“粉丝兄弟姐妹们经常来看他,他会感觉好些。” 那段时间,粉丝们给了他们太多精神上的鼓励。孩子们每天都在受苦,我们的心都快碎了。”没有粉丝的同情和支持,他们真的不知道如何度过那段艰难的时光。直到浩然去世,粉丝们一直陪在他身边。

工体球迷组织_永昌球迷震撼工体视频_工体球迷组织分布

3 看台上的单臂旗手

(每次观众都能在工人体育场24区榆林军啦啦队看台上看到一个独臂男孩,不是升旗就是喊叫。)

让浩然父亲最难忘的是,夫妻俩吵着要和浩然“借”队服,然后带着孩子去工体看球的那一幕。

浩然每次去工体看球,都要带上自己设计的球门旗,“这是画师截肢后画的。” 在旗帜的中间,有一个灰狼的动画图像。下面“坚持”的四个字特别醒目。”浩然说,每次用平底锅打灰狼时,他仍然大喊“我会回来”,这代表着他希望国安能以屡败屡战的斗志做同样的事,永不放弃。浩然的父亲说。

然而,对于只有一只手臂的浩然来说,在看台上撑起一面旗帜并不容易。

2015年1月,浩然如愿以偿,成为了御林军的一员。御林军的成员将现场的加油活动称为“战斗”,而在整场比赛中,“战友”们都必须站起来,这对浩然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浩然手中的门旗,面积为1.5平方米。如果连续摇晃两个小时,对身体素质的要求非常高。

有人考虑到了浩然的实际情况,希望球队能为他破例,但在征求浩然意见时,“他向大家保证,即使我只有一只胳膊,我也能做好旗手。”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每当工人体育场有国安队的主场比赛时,观众都能看到北24区榆林军啦啦队看台上一个独臂男孩,要么举旗,要么喊叫。在榆林君兄弟眼中,浩然在现场的精神面貌和常人并无二致,有时甚至比看台上的人还要激动激动。“事实上,每到下半场最后十分钟,我们都能感觉到他在咬牙坚持,但他从未见过他坐过一秒钟。”

因为加入的时间很短,为了让自己更快的融入这个大家庭,浩然会主动和身边的粉丝朋友交流,不会放弃任何了解历史和现状的机会御林军的情况。同时,他也会给榆林君提供一些自己的想法和建议,“从一个粉丝组织负责人的角度来看,他(浩然)比很多普通粉丝都要优秀。”

□纪念

粉丝眼里有不舍

(这个17岁少年所表现出来的气质,真的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来形容,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就像画在门旗上的灰狼一样。)

永昌球迷震撼工体视频_工体球迷组织_工体球迷组织分布

在粉丝兄弟眼里,平时戴眼镜的昊然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甚至让人觉得自己有些内向。认识他之后,他会变成一个很爱说话的人。他对自己失去了一只手臂,没有任何自卑,但他对足球仍然有同样的坚持。

昊然喜欢的球星,一定是那些对球队特别忠诚,打法比较强硬的球员。“他最喜欢的马季奇就是这样。他以前特别喜欢杨志。后来国安球员转会到其他地方,我就是想不通,表现得很恶心。” 浩然的粉丝朋友们回忆,当“马无野”在现场的精彩表演时,浩然显得格外激动,“他喜欢那种凶悍的球员,永不认输,永不放弃,这和自己很相似。”

“自从认识了这个人,我就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力量,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力量,虽然当时我并没有看到他工体球迷组织,”一位粉​​丝说。看到他的那一刻,我觉得我瘦了。他身材高大,戴着眼镜,很有绅士风度,和他之前想象中的那种权力型男人完全相反。

浩然加入榆林军后,范兄弟渐渐发现,这个十七岁少年所展现出来的气质,真的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来形容。,我只是不想别人因为他少了一只胳膊就把他当成特殊的一群人。它特别有影响力。人们可以从里面感受到它,就像画在门旗上的灰狼一样。”

父母心中有爱的孩子

(他不希望人们在他身上花钱。他说他的兄弟姐妹还年轻,赚钱不容易。即使他们不要他的钱,他也可以少花一些钱来表达感激之情。)

[!--empirenews.page--]

浩然一家三口都是粉丝。据浩然的父亲说,他本人不仅喜欢看,还喜欢玩。“我儿子从小就喜欢看。我的影响一定是有原因的,但他身体素质一般,见多识广,很少上场。” 浩然的妈妈说。她完全受这两位大师的影响,“一开始我只是看着热闹,后来我自己就明白了。”

所以,在浩然家,足球是全家人的爱好。随着年龄的增长,浩然对足球和国安的热爱显然已经超越了父亲。“我们都是朋友之间的那种交流。他说他喜欢哪个球员,我说我喜欢谁,他会反驳我。”。父子俩的看法经常有分歧,但不得不承认,“他对球队确实了解很多,国安球员的信息他几乎都知道,甚至一些大对手的信息他都知道。” ”

与很多家长不同的是,浩然的父母在儿子看球的事情上给予了100%的支持。相反,他在学习上并没有对浩然提出很高的要求。“我经常跟浩然说,虽然你的学习成绩比较一般,但你做事的方式我很满意,爸爸也为你感到骄傲。”

浩然的父亲说,儿子很善于与人打交道,愿意为别人考虑。他是一个特别懂事和深情的孩子。记得有一次,还在上小学的浩然带着几个孩子玩的时候觉得口渴,就向父亲要钱买水。“当时我给了他十块钱,他说不够。” 父亲觉得很意外,就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看,这么多孩子在一起,我自己买的,自己喝的。好吧,我应该给每个人买一个。”

加入榆林军后,每次他的粉丝兄弟姐妹约他出去玩,他都会要求父亲多给他钱。“他不希望人们在他身上花钱,他说他的兄弟姐妹还年轻,赚钱不容易。即使他们不想要。他也可以少花一点钱来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

加入榆林军后,每次去看比赛,浩然都站在北24榆林军区,而他的父母则坐在毗邻的北一站,注视着儿子的一举一动。“每次看到浩然举起手来,打着门旗,高兴得蹦蹦跳跳,我们心里也高兴,但又担心他摔倒,心情特别复杂。但看到他这样坚强点,我们真的为他感到骄傲。”

如今,在现场兄弟们悲惨的祝福中,浩然的父亲再次举起了儿子的门旗,“永不放弃的国安足球。顽强的斗志感染了浩然,让他坚持到了今天。他做到了。我为有这样一个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会实现他对儿子的心愿,永远与粉丝兄弟并肩作战。”

京华时报记者韩天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