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企时代的“国安”二字中信方面必须退局

 球迷互动

 2021-11-22 16:24:59

       

 0

历时半年,今天,中和集团正式转让中信国安足球俱乐部36%的股份,完全控股了中国职业联赛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国安俱乐部的历史甚至是100%)比职业联赛更长)。

然而,国安足球已接近中信国企30年的时代,2021年6月21日大幕落下。

收购的初衷自然是响应足协的中性命名政策。沾染“国安”二字的中信必须退出比赛,否则北京球迷将“失去国安”。

此前,忠诚的国安球迷曾在众和出手前公开表示,球迷群体作为俱乐部主力球员之一、捍卫国家安全的不妥协态度。

严格来说,我个人不赞成“中国希伯来收购中信股份”保留“国安”二字,因为这意味着国安对中国足协中性命名政策的妥协。

我在上一篇关于中性姓名政策的文章中说过,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政策。

尴尬之处在于,无论是从现实的角度,还是从“今世利弊”的角度,都必须执行中性名称政策。他是职业足球的象征之一;但另一方面,它在经营层面,不应该对北京国安、河南建业、天津泰达等已经持续了20多年的足球俱乐部给予同等待遇。

我同意这个政策,时间会证明陈旭源的团队是正确的;但政策的执行方式是“一刀切”,我反对。

建业俱乐部因此发生了很大的动荡,泰达俱乐部几乎灭亡(当然,泰达的问题是三重的,主要是泰达管理不好,想摆脱它)。

如今,国安俱乐部不得不妥协,中信被逐出北京足球的舞台。

因此,今天这一史诗级事件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是,北京各方为保住“国安”这个名字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就是这家国企俱乐部已经完全被民间资本私有化了。

在目前中国足球的前两大联赛中,有国企背景的俱乐部很遗憾缺少一个:

山东泰山(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国有控股);

上海港(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国有控股);

上海神华(绿地控股,国有资产混合所有制);

天津金门老虎(天津国资委、国企泰达控股)

长春亚泰(长春市二道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

青岛(民营企业,但依赖青岛市委市政府资源)。

浙江(浙江能源集团,国有控股);

昆山FC(昆山文商旅集团,国有控股);

成都容城(成都兴城投资集团,国有控股);

武汉三镇(民营企业,但青训梯队建设依赖武汉市体育局/市足协深度参与)。

前不久,在一篇讨论无关归化话题的文章中,我还在澄清:为什么北京国安和上海上港这两家具乐部会在中国足球“唯资本主义”和“金元至上”的环境中出现。看起来很特别,会一直坚持让主力留在国外,一直拒绝操作无血归化吗?

总之一句话:国有企业的责任。

国有企业是集体所有制的产物。他们的生产属于全民,他们的责任和义务也承载着全民。

回想2019年6月,富力集团总裁张丽率领其他11家民营企业俱乐部投资人,公开挑战足协,要求加快职业联赛筹备,并在提案中明确表示:张丽为龙头.

这是继2004年G7风暴后中国足球最大的俱乐部集团。

然而,情况与15年前的情况完全相同。四大国企俱乐部(上海上港、山东鲁能、天津泰达、天津天海)政治立场明确,对富力俱乐部发起的逼宫运动毫不在意。

作为国有企业,中信和上港在足球的角色和运作上有着特殊的气质,他们也教育和培养了国安球迷和上港球迷作为看台阶的性格力量:球队对冠军失去希望,坚定支持中国足球的整体。发展。

这是张锡哲和吴磊作为本次世界预赛40强的主力,也是国足标志性的“留学”的结果。

另一方面,一些霸主球队不仅让自己的人才多年留在国外,还用高薪合同大规模购买海外球员,让送他们出国的母队失去了所有的优势。钱,直接害死了很多送球员出国的俱乐部。热情和勇气。

时至今日,大连球迷和国安球迷依然不原谅冯晓婷和黄博文。

2014赛季,里皮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威胁说:“我之前说的话将继续生效。只要我留在恒大,我就不会让球队最好的球员离开球队。”

那是国安最接近阻击恒大的赛季,也是张林鹏实力和身体状况最好,最适合出国留学的阶段。他被恒大队和里皮队拘留。

[!--empirenews.page--]

国企和民企的区别是肉眼可见的。

应该说,周总,“大”固然是了不起,但周总和众和集团自然也是出于商业考虑。

中和投身于足球,所有的盈利点都来源于“国安”二字对北京这座城市的意义。

所以,从一开始就断不了国安这个词,尤其是在看到这两年北京人、团体的尴尬之后。

在北京,作为投资者,无论在俱乐部投资多少,都要尊重国家安全,尊重国家安全,保卫国家安全。只有穿上国安的外衣,才能得到北京球迷的认可,才能融入北京足球的核心文化。

否则,北京足球就没有立足之地。

所以,中和之所以是“捍卫国家安全”,不是“捍卫市场”。毕竟,这座城市的球迷只认国安,其他名字也不会有一点生存空间。

归根结底,众和的一切努力,还是会得到市场层面的反馈。明白这一点就好了,不要过分夸大。

国安球迷爱说两个字:“Nice”。如果真要说“牛鼻子”,那也是金志扬、杨祖武、罗宁、高潮为国安品牌奠定的文化基础。这是一切的源头。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非要喊“奴比”的话,相比“中和奴比”和“周奴比”,我觉得“国安奴比”和“国安奴比”更好。合适的。

因为,看似中和集团是打着“国安”标志的,实际上却是百万人的国安球迷。

不管未来中和能在北京踢多久,也不管未来国安的股东和资本是否会换国王的旗帜,所有带着大笔现金来到这家具乐部的商人都必须明白一件事:这俱乐部是唯一的。高手永远是百万绿洪的国安球迷,仅此而已。

就像国安球迷的老对手:申花球迷,七年前,他们也发起了一场“城战”,以“保卫申花”。绿地集团用实际行动,明白了一个道理:要造就同样的千百万人。蓝粉认出你,一定要顶起“申花”二字。

当时,绿地集团将队徽中象征申花始终“领先一步”的豹头换成了集团标志。同时强化了“格陵兰”,淡化了队名中的“申花”。

这种过度的商业化直接激怒了申花球迷。

那年上半年,申花球迷攻打绿地大厦(蓝魔成员连夜贴“反绿蓝”贴),全城示威,比赛日推迟入场,背弃虹口体育场,拒绝了。欢呼等一系列极端抗议最终促成了与绿地集团的协商沟通,并成功达成共识:公开征集设计方案,让球迷投票决定球队的新队徽。

最后,脱颖而出的新队徽保留了申花老队徽的所有元素。队徽下方的标志设计中只加入了绿地集团的标志和名称。这让粉丝们非常满意。这个版本的队徽来自2015赛季。今天一直在使用。

同样的球迷捍卫足球文化的故事也发生在另一位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商人(华裔)身上:陈志远。

2010年,马来西亚华商Vincent Tan收购卡迪夫城队后北京国安球迷文化,将球队自1908年以来一直沿用的“蓝鸟”队徽改为“红龙”,随后将球队传统的蓝色球衣改为红色.

说起此举,陈志远当时毫不掩饰自己的商业目的。他相信这将使球队在亚洲更受欢迎,有助于扩大他的品牌并增加俱乐部的收入。

不过,陈志远的这些做法引起了卡迪夫城球迷的强烈反对,球迷组织用了一系列方法来抗议俱乐部。

仅仅三年后,卡迪夫城在铁杆球迷的压力下,重新回归了传统的蓝色主色和蓝鸟队的队徽。

举个反例,中国足坛还有一家私人俱乐部已经成为历史上相当典型的悲剧:江苏苏宁。

一样是改变队标和队名(加入企业元素),一样是不尊重球迷(甚至取缔了很多南京奥运看台组织),一样是不尊重足球(盲目参加晋元比赛) ,无视青训和本土化 最终北京国安球迷文化,苏宁足球在“三年中超、五年亚冠”的口号中自杀身亡。

今天,正好是苏宁集团“621事件”两周年,带着江苏球迷的心情打球。

足球永远属于看台,商人只是路过。

恭喜国安球迷,你们的名字还是叫‘国安球迷’。

但请记住:守“国安”二字的是你,不是别人。

你比江苏这样的地方的球迷幸运和幸福,因为你有一个明白这一点的投资人,仅此而已。

佩服周老师,佩服周老师对国安球迷的敬畏。

这才是真正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