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球场上下的两个江湖“我们不是ultras”(图)

 球迷互动

 2021-10-26 06:19:53

       

 1

2 球场上的两江湖

“我们不是一个ultras(极端粉丝)组织。我们只能说我们下面有一个团队,那就是一个ultras团队。” 国安范组织榆林军成员小张说。这种说法也是国内常见的模式,榆林军的极限战队。有LFAM,有E90,申花蓝魔曾经有bluesland和CUNA,但申花球迷显然更悲观。Bluesland于2016年初解散,CUNA更早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申花蓝魔区虹口主场北看台。

在中国,申花蓝魔是第一个类似超人的球迷组织。这个曾经以血腥本性着称的粉丝组织,在很多极端粉丝的心目中,依然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格陵兰在接手申花时,计划将其从俱乐部名称中删除。凭借“申花”二字,蓝魔成员连夜在所有绿色地产附近贴出“反绿蓝”小纸条,最终迫使俱乐部妥协。1990年代,当蓝魔队第一次在看台上唱歌并开始跳跃时,其他观众激动得赛后哑着嗓子红着眼睛回家了。

蓝魔最初的规则是一场 90 分钟的比赛。禁止所有成员坐下观看比赛。他们应该用最大的声音为主队唱歌和欢呼。蓝魔有自己的欢呼歌曲,鼓声非常有气势。当鼓声响起时,将需要成员。根据节奏原地跳跃。这是虹口的规矩,也是后来接触到超人的粉丝组织的规矩。

中超申花第二轮主场对阵权健后,我们在虹口足球场外著名的球迷餐厅见到了蓝岛创始人小刘。时光倒流几年,小刘也是CUNA的创始人。大多数极端组织拒绝接受记者采访。他们反对商业化和现代足球,他们讨厌被抹黑。从小到大,我们都听过刘、小张“不喜欢和记者打交道”。

蓝魔规定队员不得坐下观看比赛,必须最大限度地为主队加油助威。

2016年初,绿地申花俱乐部要求蓝魔搬出北看台。这一决定遭到了蓝魔成员的一致反对。与俱乐部吵了一段时间后,蓝魔对俱乐部的决定表示尊重,但这个决定让小刘感到无奈,这意味着蓝魔与俱乐部妥协了。2016年1月28日,小刘在与其他组长协商后选择集体解散。虽然后来蓝魔北看台没有转移,但小刘还是不愿意重组自己的超人组。

大多数情况下,普通球迷组织和俱乐部的关系是非常融洽的。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团结在一起,但极端团体有自己的坚持。小刘的蓝岛与俱乐部、普通球迷甚至蓝魔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正是这种距离国安球迷组织旗帜,让蓝岛不依附于任何组织或势力,甚至还保持着一种相对私密的纯洁。在全球范围内,极端粉丝组织必须维护其私人身份。这种绝对的立场保证了他们只为自己说话,不需要听从俱乐部的安排。但在中国,大多数球迷组织为了拿到套票都与俱乐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传言说中超确实有一支球队“养”了自己的球迷俱乐部。

“我们做普通球迷所做的一切。” 刘晓波不提倡用暴力解决问题,但德比在所难免。不仅是上海,任何联赛的德比都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无论是曼联对曼城,还是米兰对国际,球队和球队所代表的阶层都想用一场比赛来证明自己是这座城市的霸主。德比之日,全城戒备森严。体育场附近的警力可能是正常比赛的三倍。赛场外所有餐厅均已关闭,以免双方球迷在公共场合发生碰撞。尽管如此,球迷仍然可以挑起冲突。这里的球迷不再属于某个组织。不管有没有人灌输“

申花球迷和上港球迷在巷子里打架,警方的介入依然没有停止。

在上海,出租车司机和小刘均否认体育场附近会发生暴力事件。“上海是法治的地方,我们很少在这里打架。” 但就在小刘和我们说话的同时,在场外另一家餐厅的权健球迷和申花球迷并不认同。最终,两名申花球迷向警方报案,要求脱身。

没有了极粉领队的身份,小刘依旧是北看台蓝魔的领头羊,但他已经不再是蓝魔极粉战队的一员了。他来虹口纯粹是为了看申花的比赛。“在中国很难有一个纯粹的极端组织,它原本是欧洲几十年前的产物,现在肯定不适合发展”、“现在你追求极端自由,肯定有人来打压你.” 作为上海极端粉丝文化的开拓者,小刘可能从未对这种文化如此悲观。2012年CUNA解散后,小刘着手建立蓝岛。当时有人说,我们的国情不适合极端粉丝文化的发展。小刘说:“我想他们放弃了。

[!--empirenews.page--]

短短5年,小刘似乎要放弃了。回想自己是谁,小刘说足球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工作就是看足球。你不能结婚。” 不过,蓝魔还在北看台,尖叫最响亮、跳舞最用力的人可能会少一些。

也有坚持的人。国安球迷组织榆林军是超人圈的标杆。小六口中的玉林君,有几分乌托邦的感觉。御林军的小张说:“我们这么多人都同意Ultras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并没有放弃继续开发这个东西”,虽然承认走Ultras的道路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和比普通的粉丝组织不便。我明白了,但小张还是会在玉林君的微博上发一篇长文,介绍什么是ultras,并在考察的时候普及给更多的人。

在工人体育场北看台的榆林军区,他们每场比赛都会扛着国旗为国安挥舞旗帜。

13岁那年,小张和朋友在榆林军看台看了一场国安队的比赛。近乎疯狂的欢呼方式吸引了小张,而在那之后,小张已经十多年没有离开了。大部分苦苦挣扎的“战友”因工作和家庭而离去,小张每场客场仍跟随榆林军征战。客场比赛对于远征军来说是非常危险的。2011年御林军出征济南,离开时被鲁能粉丝团团围住。皇家森林军在比赛结束后只能在看台上停留2个小时。特警直到晚上12点才带走他们。出来; 同样在2014年的济南,榆林军不得不靠警察在前面喷辣椒水开道。

在小张心目中,玉林君绝对不是一群好孩子,但绝对不是媒体上的一群不合格的人。“今年我们在济南做的最棒的一件事是我们在济南承包了两辆硬座车集体探险。酒精和音乐的刺激让我们彻夜难眠。从下火车到比赛结束,我们从未放弃与球队的战斗。” 对于榆林军来说,最激动人心的就是把客场变成国安球迷的家,“当我们的欢呼声超过他们的时候,我们就是这个球场的主人。”极限球迷享受着征服的感觉。即使赢了或者在球场上输球是确定的,他们在客场比赛中的成就感还是可以给他们带来相当程度的。球场上的满足感,

在比赛之外,足球场下的赛场,有着它惯有的比赛规则。对小张来说,虽然暴力有时是不可避免的,也难以追究,但偷偷摸摸是他绝不容忍的。在榆林官博上,最近的开除公告是任某偷了申花球迷带进赛场的东西。张说,当年榆林军远征上海时,他有机会举起申花明星球迷组织的旗帜,让他们当场解散。,但是他们不屑做这种事情。

旗帜被对方组织抢走,对于极端粉丝组织来说是一种耻辱。一般情况下,粉丝的挑衅是第一个信号。对方球迷感受到挑衅后可以反击抢旗。被抢方需当场宣布解散。. 2013年,陕西球迷组织GTS远征郑州。建业红魔的极端粉丝抢了主旗和装备。随后GTS官方微博宣布按照ultras规则正式解散。

北京没有德比。国安球迷最兴奋的荷尔蒙莫过于京沪之战。对于老国安球迷来说,这个上海永远都会提到申花,这是对申花作为对手的一种尊重。国安球迷会在京沪之战中更加努力。在小张看来,这远不止是一场游戏。这是北京人和上海人之间的战争。你必须拿出你必须跪下才能让我获胜的势头。小刘也同意这个想法。对小六来说,把你当成对手和死敌,对得起你。因此国安球迷组织旗帜,尽管近年来成绩斐然,但在小刘眼中,恒大不配被称为申花死敌。小刘和小张很多年前就认识了。小刘说:“我们永远做不了朋友。我们只能坐在一起聊超人,但他是国安球迷,我是申花球迷。这对我们来说是注定的。永远不要成为朋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