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的政治遗产成在挽救一体化成欧洲中流砥柱,败在难民潮激发极右翼崛起

 球迷互动

 2021-10-08 08:15:58

       

 2

随着9月26日的德国大选,执政16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告别政坛。今年1月,默克尔曾预测她辞职的场景——那是在1月6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国会上演的震惊一幕之后,默克尔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辞职将很无聊。” 然而,当默克尔真正离去,人们梳理她的政治遗产时,却发现这位向来以低调着称的欧洲女政治家,为德国乃至国际政治打上了自己的深刻烙印。

默克尔的政治遗产——成功挽救一体化并成为欧洲的中流砥柱德国球迷联盟,在难民潮中的失败激发了极右翼的崛起

有人说,默克尔执政的16年也是德国和西方危机频发的16年:从全球金融危机从美国蔓延到欧洲,到始于希腊的欧债危机;从2015年爆发的难民危机开始,在特朗普上台之前,欧洲的许多社会冲突都对美国和欧盟的友谊提出了挑战;直到默克尔即将退休,新冠疫情仍令许多西方国家头疼。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中,德国巩固甚至加强了其全球影响力——这可能是默克尔对德国最重要的政治遗产。

(在2018年6月的G7峰会上,默克尔等多国领导人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正面交锋”。)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国问题专家姜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默克尔16年的执政,极大地提升了德国和欧洲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和塑造力,“尤其是在全球格局已成是美国的结果。在动荡时期,欧洲和中国共同成为世界局势的稳定力量,这与默克尔的作用密不可分。”

《德国之声》在早前的报道中描述,默克尔已逐渐成为世界政治的中流砥柱,尤其是在第四个任期开始之际。她不断强化“德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依赖多边框架”的理念,在团结欧洲或西方、维持冲突各方对话方面表现出了强大的能力。

“2005年,德国的外交议程远没有今天那么复杂:2005年,德国只需要处理与美国的盟友,在欧盟框架下与法国的合作,以及促进与美国的融合。欧盟通过经济贡献,今天的德国需要单独处理与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关系。随着德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国际社会也会对其提出更高的要求。”崔洪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德国在全球事务中的政治影响力发生变化,得益于默克尔的几个“关键选择”。

“欧债危机期间,德国迈出了将经济实力转化为国际影响力的第一步。这与默克尔决定抵制德国和欧盟内部的不同声音密切相关。” 这位欧洲事务专家表示,乌克兰危机后,德国主导了欧盟和俄罗斯的外交,并进一步将欧债危机中获得的影响力转化为面对大国的外交主导权。在这个过程中,默克尔和普京两位领导人的个人关系和互动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5年默克尔,后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她16年的任期内,默克尔先后经历了4位美国总统、4位法国总统和5位英国首相)

许多舆论认为,默克尔的一大政治遗产是她挽救了​​外界对欧盟一体化的信心。在随之而来的欧债危机、英国“脱欧”和难民潮中,默克尔和德国成为在动荡中支持欧盟的“中流砥柱”。没有这两者,单一的欧洲货币甚至整个欧盟可能已经解体。

默克尔与叙利亚难民合影

姜峰向记者分析,默克尔执政期间,欧洲社会不断分裂和分裂。尽管默克尔的执政风格相对温和保守,但她仍为继续推动欧盟一体化做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抵制英国“脱欧”等事件的暴力冲击,秉持“统一欧洲”的理念,推动“欧洲成为人民的欧洲,而不仅仅是精英的欧洲”。

然而,在2015年爆发的难民危机中,默克尔“打开边境大门”的决定导致难民激增——两年内,德国接收了多达100万难民。此举一度让默克尔在国际上获得了大量赞誉,但另一方面,也一度陷入德国乃至欧盟内部的政治分歧。极右民粹政党趁机崛起,其政治后遗症仍在发酵。.

12次访华创西方纪录,普京离任前诚挚献花——默克尔:西方与中俄“关键对话者”

在西方舆论中,默克尔对中俄的态度一直是争议的焦点。默克尔在位16年期间,12次访华,创下西方领导人访华次数纪录。而且,她的足迹遍布全国,从沉阳到深圳,从上海到成都,都留下了这位欧洲领袖的印记。默克尔此前曾表示,每次访问都感受到中国发展的活力和广度,这些访问也让她有更多机会与年轻人交流。

(2016年默克尔访问沉阳)

姜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默克尔对中德关系和中欧关系的理解有一个过程,最终形成了务实审慎的对华执政理念和作风。“这使她不仅是欧洲国家的领导人,继续深入推进中欧关系的政治家也因此成为德国和欧盟自身利益的最重要实现者。”

“默克尔对中国的态度应该分阶段来看,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表示,默克尔上任两年来,她并不了解中德之间的共同关系。利害关系,受国内政治因素影响,走过了弯路,但​​很快,默克尔就找到了对华务实合作的正确方向。

(2010年,默克尔参观了西安兵马俑博物馆。)

他认为,中德关系在默克尔的头两个任期内得到了很大发展。现阶段,中德合作可以说在中欧关系特别是高度相互依存的双边经贸关系中发挥了主导作用。甚至作为整个中欧关系的“稳定器”,中德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中西合作的典范。

(2014年7月默克尔在成都学习四川宫保鸡丁做法)

不过,崔洪建表示,默克尔第三任期结束后,德国对华政策发生了一定变化。这主要是由于德国舆论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变化。默克尔的对华政策受到党和政府的影响。制约因素越来越大。德国国防部等部门也似乎对默克尔的对华政策有不同的看法。“默克尔对德国对华政策的控制似乎正在减弱。”

(2006 年 5 月,默克尔乘坐世界上第一列商业磁悬浮列车 TransRapid 前往上海机场,并乘坐航班飞往柏林。)

在对俄政策方面,或许是因为她在东德的背景,默克尔显然比许多其他西方政客更了解俄罗斯和普京。今年8月,默克尔卸任前最后一次访问俄罗斯时,一向以硬汉着称的普京竟然向这位长期的政敌送了一束粉红色的花,成为国际上的轶事。政治。

(2021年8月,默克尔最后一次访俄,俄罗斯总统普京送花)

分析认为,在她执政期间,默克尔是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的“关键对话者”。她多次采取平衡立场在俄罗斯、美国和欧洲之间进行调解。尽管德国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等诸多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但俄罗斯与德国始终保持对话与沟通。

(默克尔和普京既是对手又是朋友)

告别“欧洲祖母”,德国将迎来稳定的延续还是变革的转折点?

在国际格局隐隐发生巨变的时代,默克尔经常向世界发出“稳定”信号——尽管在西方的选举政治中,大众政客往往喜欢描绘蓝图、梦想、价值观等充满激情的宏大叙事,但默克尔的政策和执政风格只能让人联想到安全、谨慎、连贯——甚至她几十年来一成不变的发型、着装和着装。当美国总统自 2005 年以来将四届任期从小布什改为拜登时,默克尔的名字几乎等同于德国总理。

与拥有“铁娘子”头衔的欧洲著名女政治家玛格丽特·撒切尔不同,谨慎低调的默克尔被很多人称为“欧洲祖母”和“德国姑姑”,但这并不是贬义:2016年底,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卸任时说,“回顾过去八年,世界舞台上没有比默克尔更稳定可靠的伙伴了。”

(初入政坛时,默克尔曾被誉为德国前总理科尔身边的“小姑娘”)

然而,默克尔带来的“确定性”正逐渐被更多的“不确定性”所取代。“德国人即将带着一种奇怪的感觉投票。这是他们16年来第一次没有‘表明’谁将在未来四年领导这个国家......这位伟大的女总理在她的决定中表达了——让一种坚定、可信和可预测的感觉,现在,随着大选的临近,没有人选可以取代她。” 西班牙的“国家”评论说。

[!--empirenews.page--]

据报道,“默克尔的稳定”将随着她的辞职而结束。权力下放的投票、执政联盟的多种可能性以及缺乏强有力的领导人将彻底改变德国的政治格局。

“默克尔结束执政16年之后,德国将面临各个方面的政治力量重组。其中,中德关系和中欧关系的调整并不意外。” 江峰认为,但即使社民党胜选,在对华关系上,更符合默克尔过去几年的对华政策。在默克尔执政初期,她的外交部长是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人。在一定程度上,德国的对华政策是由默克尔和社会民主党塑造和执行的。因此,预计中德关系不会出现“断崖式变化”。

“默克尔时代中德关系的积极进展,既取决于彼此的积极理解,也取决于外部国际秩序的总体稳定。” 崔洪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国内政治变化将导致德国对华政策出现更多争议和博弈,不确定性将上升。同时,受中美博弈整体环境的影响,德国的政策将不得不考虑更多的因素来平衡中美关系。此外,促进欧洲一体化仍将是德国的重要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可能成为德国矛盾转移的目标之一,

但他也指出,默克尔的对华政策已成为德国对华政策的主流。无论谁成功,无论采取何种政策,都无法绕开默克尔对华政策的讨论和讨论。改装,全部翻车的可能性很小。“默克尔的对华政策是基于维护德国核心利益德国球迷联盟,尤其是在经贸领域的利益。这并不意味着放弃和放弃。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政府敢轻易付出这样的代价。”

26日,德国将举行联邦议会大选,当晚将公布初步统计数据。按照规定,新一届议会应在选举后30天内召开第一次议会,默克尔的任期也将随着议会的召开而结束。

在“后默克尔时代”,中国和世界将迎来一个更倾向于稳定和连续性的德国,还是一个将迎来变革和转型的德国?只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