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足坛掀“减薪风暴”亚洲紧跟节奏疫情持续发展

 花边体育

 2021-11-24 16:25:59

       

 0

受疫情影响,包括欧洲五大联赛在内的全球大部分主要职业足球联赛均已停摆。紧随其后的是国际足联的“足球从业者减薪”倡议以及包括亚洲在内的各大洲。职业俱乐部针对人员推出了不同的减薪措施。中超俱乐部会不会跟风?虽然答案还不得而知。不过,近期国内一些俱乐部已经就相关问题咨询了中国足协,希望后者提供指导意见。当俱乐部把“球”踢出去时,中国足协是“接”还是“回传”?这确实是一个难题。

全球足坛掀“减薪风暴”,亚洲跟上节奏

在疫情不断发展的背景下,球员减薪已经成为足球界的全球话题。截至4月初体育足球转会市场,全球多个国家(地区)的联赛俱乐部纷纷出台员工减薪措施。在各大洲中,欧洲足球的技术和职业水平最为先进,在“降薪”方面迈出了最大的一步。从9名不愿接受瑞士锡永俱乐部主席降薪的球员直接解雇开始,“降薪风暴”迅速席卷欧洲足坛。

其中,意甲的尤文图斯、德甲的拜仁、巴萨和西甲的马德里竞技都举起了“降薪”的大旗。拥有C罗的“老太婆”甚至决定暂停3-6月所有员工4个月的工资。减薪幅度之大令人震惊。巴萨一线球员也“放弃”接受《ERTE(临时雇佣条例)》的保护,同意疫情期间减薪70%,疫情结束后不会收回这部分工资,并且同意额外给予2%的薪水,以保证俱乐部其他会员正常支付报酬。

疫情对亚洲足球的影响同样明显。亚足联3月初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仅亚冠联赛小组赛和中日韩联赛的延期就造成了不低于9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这个数字将不断被改写。由于亚足联成员国(地区)及其联赛短期内没有办法“开源”,只能主动“节流”,管理机构和俱乐部的减薪已成必然。

例如,韩国足协3月26日宣布,部门及以上高管将自动减薪20%,直至今年年底。一天后,澳足协也宣布,其70%的员工回家值班。澳足协首席执行官詹姆斯·约翰逊解释说,足球比赛的暂停导致澳足协在转播、赞助和门票销售等各个方面的收入急剧下降。本赛季参加亚冠联赛的澳大利亚珀斯光荣俱乐部也面临大幅减薪,球员甚至面临解雇。3月30日,泰国足协宣布减薪。

中超降薪俱乐部是否向足协踢“球”

截至目前,中国足协尚未明确中超和国内各级职业联赛新赛季开赛的初步时间表。此时,距离原定的2月下旬开季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与欧亚其他国家(地区)足球一样,中国足球也因疫情遭受直接而巨大的经济损失。国内足球“减薪”的呼声逐渐高涨。

此前,中国足协并未就此问题公开回应。一方面,国际足联虽然对足球行业的减薪发表了一定的看法,但其发言权仅限于“建议或意见”的层面,并没有严格的执行力或约束力。在由球员和俱乐部组成的足球劳资关系中,支付工资的主体不是会员协会,而是俱乐部。协会相关人员此前曾表示,报酬与合同中的具体约定有关,即合同。严格来说,中国足协不应该干涉。

另一方面,与欧亚俱乐部不同的是,虽然国内多场官方足球比赛也暂停,但教练员、球员等俱乐部工作人员并没有停止工作。比如,国足直到4月6日才结束上个周期的封闭训练营。此前,虽然大部分俱乐部都安排了一定的假期,但球队总体上处于工作状态。例如,恒大、国安、上港、鲁能、苏宁等中超大部分俱乐部目前正在或即将进行培训。因此,据相关业内人士分析,在疫情警报未完全解除的情况下,球员们坚持训练。足协及相关方也对“春训”提出了具体要求,所以俱乐部很难谈论如何降低球员的薪水。他们希望在资本运作的压力下削减工资,也需要寻找合适的“出口”来落实具体措施。所以不难理解他们向中国足协“征求”减薪指导的举动。

足协是否“接球”也难定,遭遇“真空区”

国内俱乐部人员,尤其是球员和教练员的工资是否应该降低?就中国足球界的实际环境和条件而言,中国足协确实难以做出回应。首先,与发达的欧洲职业联赛从业者的劳动权利不同,受到各种足球组织、成熟的行业和社会保障体系的保护,国内职业联赛从业者的薪酬问题有着相对简单的“俱乐部说了算”。颜色。例如,在珀斯光荣大幅削减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工资后,澳大利亚球员工会决定起诉俱乐部,以维护俱乐部工作人员的权益。但是没有类似的“玩家联盟” 中国足球的组织,以帮助球员捍卫自己的权利。中国足协参与制定联赛比赛规则和对行业管理机构进行必要的监督,中超联赛负责中超联赛的整体管理。不负责俱乐部特定工作人员的薪酬分配。

[!--empirenews.page--]

球员受雇于俱乐部,同时也是企业的成员。严格来说,他们的工资不应该由足协规定。所以即使中国足协就减薪问题提出意见,也只能是“推荐或指导”。说到这里,不得不重温国内足球界一直在筹划推出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联赛。在国际足球较发达的国家(地区),职业联赛始终拥有对各自联赛重大问题决策的绝对话语权。但是,国内职业足球联赛受各种客观因素制约,直到现在还没有建立。

回顾中国足球对职业联赛发展的探索历程,不难发现体育足球转会市场,虽然早些年行业并没有建立“职业联赛”,但中国足协对这一决定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联赛重大事项的制定和决策实施,先后成立了如“中超联赛委员会、中超联赛委员会”、“职业联赛理事会”等决策机构。如今,类似的机构已不复存在,“联盟”也尚未成立。因此,无论是足协还是俱乐部,在处理各个联赛的疑难问题时,都遇到了“真空区”。

俱乐部投资锐减

说起欧洲主流联赛中一大批俱乐部加入“球员减薪”阵营,就不得不提2013/2014赛季正式实施的《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FFP)》。欧足联颁布法案以规范俱乐部的财务行为,控制俱乐部的财政赤字,并对违反规定的球队进行处罚。2014年5月17日,欧足联宣布,英超联赛的曼城和法甲联赛的巴黎圣日耳曼因违反法案关于国际收支的规定,被罚款6000万欧元。两支球队都被要求降低工资并限制单笔交易的最高金额。此外,下赛季欧冠的报名人数将从25人减少到21人。从法案的实施来看,欧洲足球打击“俱乐部非理性消费”的力度和决心很大。因此,不难理解当前欧洲豪门俱乐部在收入急剧下降的背景下大幅削减球员薪水的意图。

尽管近年来中国职业足球没有照搬《欧足联财政公平法》,但近年来中国足协在规范联赛财务和管理职业俱乐部营商环境方面下足了功夫,逐渐向国际先进水平靠拢。在规则制定方面。. 例如,2018年12月20日,本赛季中超联赛和中甲联赛总结会在上海举行。协会推出了一系列严厉措施,打击职业联赛的非理性​​投资。对于2019-2021赛季的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总投资额度、投资者注册额度、俱乐部亏损额度都设定了较为明确的数字。此外,各级俱乐部在单赛季工资分配中的总投入比例等方面达成了具体协议。例如,2020赛季中超俱乐部(包括一线外援、国内球员、预备队球员)的工资比例不得超过总投资的60%。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减薪”既符合联赛环境治理的方向,也符合俱乐部减负的需要。

还有一个影响国内俱乐部减薪的问题,就是经过国内职业足球多年的探索和沉淀,俱乐部尤其是中超俱乐部从近两个赛季开始在投资上逐渐趋于理性。 . 一位俱乐部投资方代表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在去年底和今年年初的沟通过程中,不少中超俱乐部投资方都表达了“减资”的想法。不过,由于“职业联赛”推迟启动,部分投资者对未来联赛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甚至有了“不求优点不求缺点”的经营理念。换句话说,

今年国内职业足球转会市场相对冷清,标王身价大幅缩水的现实,就是对上述想法的一个很好的印证。俱乐部负责人表示:“我觉得今年的国内转会市场又回到了10年前的样子。更重要的是,市场已经从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除了少数国际球员外,大部分球员实际上包括薪水在内的公司价值都呈现下降趋势。因此,对于一些资金压力较大的俱乐部来说,减薪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需要找到一个合理的‘退出’来落实这个想法。”

按照计划,中超将在本周四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利用如此难得的线上聚会机会,俱乐部必将在减薪问题上敞开心扉。下一步要看足协及相关部门如何处理“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