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即将拉开帷幕足球是如何传到巴西的

 国际足球

 2021-11-05 08:28:53

       

 3

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即将拉开帷幕,但作为传统足球强国的巴西,在历届奥运会上的表现却有些不尽人意。迄今为止取得的成绩是该赛事的三个亚军。这与他作为“五届世界杯冠军”的地位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这可以用奥运会足球比赛规则的限制和对赛事的重视程度来解释,但很难完全信服,因为足球作为一种文化元素,已经渗透到巴西普通社会一百年了。 . 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巴西人眼里,一座城市可以没有市政厅,但一定要有足球场;在任何版本的巴西“三宝”中,足球总有一席之地。对于崇尚技术流的观众来说,“桑巴足球”灵巧多变,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给人一种运动美感。

足球是如何到达巴西的?

众所周知,现代足球起源于英格兰,但它是如何传播到巴西的呢?正如约翰·米尔斯的《查尔斯·米勒:巴西足球之父》一书的书名,足以告诉我们是谁完成了这一历史性的事件。查尔斯·米勒 (Charles Miller) 于 1874 年出生于巴西。他的父亲是苏格兰人,母亲是英裔巴西人。10 岁时,米勒前往英国南安普敦学习,在那里他对各种运动产生了兴趣,包括足球、橄榄球、网球和其他运动。当他于 1894 年返回巴西时,他的手提箱里带着两个足球、一本描述足球规则的小册子、一双靴子、破旧的制服和一个打气筒。这两个足球就像“火花”。在米勒的推动下,巴西的足球运动逐渐发展起来。

然而,一些历史学家并不认为是米勒将足球带到了巴西。因为有证据表明,在米勒回到巴西之前,巴西的一些人大约从 1870 年代就开始踢足球了。只是人们踢球只是为了娱乐,不注重足球规则的应用。事实上,米勒的重要贡献就是大力推广和规范足球,还引进了足球俱乐部的组织模式,对巴西足球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查尔斯·米勒和“查尔斯·米勒:巴西足球之父”

从贵族运动到民族运动

足球虽然在19世纪末传入巴西,但这并不意味着足球一进入巴西就直接成为全社会流行的运动。事实上,由于相应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原因,足球在巴西开始流行。19 世纪末,巴西刚刚彻底废除奴隶制不久,大量人口从农村迁移到大城市,包括黑人、混血儿和贫困的白人移民,导致城市人口和贫困人口激增。造成城市健康问题。20世纪初,基于咖啡经济的繁荣和外国贷款的涌入,新宣布的巴西共和国开始了旨在扩大城市公共空间的城市化运动。通过这种方式,

然而,长期以来,足球一直是巴西社会精英们所享有的专利和特权:有钱有闲,运动器材齐全,统一制服,并沿袭了这种向欧洲学习的方向。时尚的贵族运动,作为职业足球运动员参加上流社会组织的比赛。另一方面,巴西社会精英的这种运动偏好迅速在社会普通阶层中流行起来,黑人、混血儿和穷人也开始组织自己的足球比赛。只是两种人永远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场地:富人在城市俱乐部玩,穿着贵重的装备,而穷人只能在郊区或小城市玩,而且他们没有同样的衣服. 一起。

直到 1920 年代,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球队先后尝试接受黑人和穷人作为球员,尤其是达伽马队,不仅接受黑人和穷人的球员,还向这些球员支付薪水。当时,巴西社会可供黑人就业的工作并不多,而这种能玩又能挣钱的工作机会更有吸引力。有研究人员认为,在巴西足球的早期发展中,种族和社会等级问题帮助巴西足球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球场上,白人球员不会因为犯规受到重罚,但黑人球员不能推挤白人。反对者巴西国际足球俱乐部,否则他们将面临非常严厉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相反,让黑人球员在场地有限的场地内锻炼灵活折腾和移动的能力,避免与对手的身体接触。1923年,瓦斯科达伽马队的四名黑人球员发挥出色,使球队一举夺得里约城市联赛冠军。这引起了大批球迷的关注,巴西足球也逐渐跨越了种族和贫富差距,真正在普通民众中走红。

[!--empirenews.page--]

早期的足球俱乐部和比赛

随着足球在上流社会的推广,19世纪末20世纪初建立了一批知名的俱乐部。这些足球俱乐部主要集中在圣保罗州和里约州。例如,1898年成立的瓦斯卡达伽马俱乐部、1902年成立的弗鲁米嫩塞俱乐部、1904年成立的博塔弗戈足球俱乐部、1912年成立的科林蒂安俱乐部、1912年成立的桑托斯足球俱乐部,并在状态。

1907年,博塔弗戈赢得里约热内卢州联赛冠军。

1914 年,巴西迎来了里约和圣保罗州联赛冠军 Taça dos Campeões 之间的较量。本届赛事仅历时两年,而这两年的冠军球队均来自圣保罗州。1920 年,Copa dos Campeões 开始举行。与上届冠军杯不同的是,本届赛事首次有里约和圣保罗以外的联赛冠军球队参加。

1930年代和1940年代,巴西国内足球比赛在塔萨杯、美洲杯等赛事中举行、暂停、改组和间歇性暂停。在所有的比赛中,塔萨杯和美洲杯成为当时的两大赛事:塔萨杯主要是里约和圣保罗两支州队之间的较量,而在美洲杯的比赛中,还有更多来自其他国家的球队。州参与。

黄金时代的开始

二战期间,原本中立的巴西得到美国的先进技术和资金支持,迅速走向工业化。1940年代后期,巴西开始建设一些体育场馆等基础设施,为足球的普及创造良好的环境。巴西马拉卡纳体育场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主体育场,建于那个时代,曾用于1950年世界杯。

说起那届世界杯巴西国际足球俱乐部,不得不说是巴西球迷的一大遗憾:按照当时的比赛制度,巴西国家队只要打平就能第一次夺冠。乌拉圭晋级决赛。最初,巴西领先一球。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被乌拉圭队反超,无缘冠军。据当时正在观看比赛的工作人员介绍,巴西球迷全都蒙了眼睛,不愿相信结果。

1950年代后期以来,巴西足球界涌现出一批杰出的球员,如著名球星贝利、加林查、迪迪、尼尔顿·桑托斯等。他们带领巴西队在1958年和1962年两次夺得世界杯冠军,这段时期可谓是巴西足球史上的黄金时代。

1958年,巴西击败瑞典队,首次夺得世界杯冠军。

为桑托斯队效力的“球王”贝利。

1962年和1963年,贝利所在的桑托斯足球俱乐部在地区和世界级赛事中均取得佳绩,先后夺得南美解放者杯和世俱杯冠军。

1967年,为纪念巴西著名门将罗伯托·戈麦斯·佩德罗萨(Roberto Gomes Pedrosa),又一项全国性赛事诞生——“罗伯托·戈麦斯·佩德罗萨”,简称“大罗伯特杯”。随后,大罗伯托杯逐渐取代了巴西杯,因为巴西杯有一个缺陷:只有各州联赛冠军才有资格参加,这使得很多优秀的俱乐部,尤其是里约州和圣奥两大足球核心区保罗州。优秀的俱乐部不能参加。然而,大罗伯托杯是不同的。几乎所有巴西最好的俱乐部都可以在其中。此外,锦标赛使用联赛积分来避免淘汰赛的偶然性。大罗伯托杯是巴西国家联赛的雏形,未来将广为人知。

1970年,巴西队击败意大利队,第三次夺得世界杯冠军。

相对平静的岁月

1968年的大罗伯特杯从塔萨杯彻底吸引了各大俱乐部的目光,第二年塔萨杯就退出了历史舞台。1970年,大罗伯特杯成功举办了第四届比赛,平均每场比赛有超过20,000名观众。从1971年开始,巴西体育协会决定将赛事名称改为巴西足球联赛(Campeonato Brasileiro),并将其定为巴西的国家官方足球比赛。大家平时说的就是巴林联赛,也就是这个联赛的甲级联赛。

尽管巴西俱乐部队在国内外比赛中表现出色,但遗憾的是巴西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未能再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在奥运会上,巴西在1980年代两次获得亚军。

相对平静的局面一直持续到1994年,终于迎来了变化。罗马里奥率领的巴西国家队第四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值得一提的是,女足世界杯始于1991年,巴西女足积极参加。迄今为止最好的成绩是第二名。

[!--empirenews.page--]

1994年巴西国家队第四次夺得世界杯冠军时,罗马里奥现任巴西联邦参议员。

为什么足球已成为巴西的名片

21世纪初,在C罗和里瓦尔多的带领下,巴西夺得了2002年世界杯冠军,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五次夺得世界杯冠军的国家。

2002年,巴西第五次夺得世界杯冠军。

尽管如此,进入新世纪后,巴西足球自身的问题日益突出,腐败、贪污、逃税、裁判丑闻等问题持续困扰。其次,大多数巴西足球俱乐部仍面临严重的财务问题:许多巴西俱乐部资金链断裂,有时甚至不得不转售球员以维持财务,工资拖欠也时有发生。

此外,自199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巴西球员选择在国外俱乐部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热门目的地包括欧洲和亚洲。平均而言,每年约有800名巴西球员选择出国打球,以获得更好的待遇或进入更高水平的联赛。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足球已经成为巴西在国际社会的名片。足球成为巴西的一大特色,除了足球发展关键时刻的政治经济、基础设施等一系列有利因素外,或许以下两个重要原因是分不开的:

首先,这与足球的特点有关。一场足球比赛的结果是不可预测的,有时运气占了很大的比例。弱队反击强队,在足球比赛中并不少见。一个小型足球连接着球员、教练、俱乐部和球迷。它不仅造就了一支强大的球迷队伍,也提供了大量贫困家庭的孩子用足球改变自己命运的例子。

其次,经过多年的发展,巴西足球已经具备了独特的特点:球员发挥直觉和天赋,比赛极具艺术性和表演性,足球技巧以灵活多样而著称。正是这种特点让个人可以自由发挥,使足球成为巴西流行的运动,成为巴西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巴西足球百年的发展始于19世纪末米勒引进足球并组织动员起来,以吸引广大民众的积极参与。从1940年代后期到1950年代的体育场建设开始腾飞。事实上,这是一种参与。在不断扩张的过程中,逐渐孕育了巴西独特的足球文化。在经历了1970年代和1980年代世界杯舞台上相对沉寂的一段时间后,巴西足球在1990年代取得了新的辉煌,在新世纪初取得了五次冠军。另一方面,加上伦敦奥运会的亚军,巴西已经在奥运会男足项目中获得了三个亚军和三分之二。

(作者:上海外国语大学国会研究中心、巴西中心)